专业文章

航空器转让合同中主要法律问题探讨

2020-03-16/ 专业文章/魏蜀一/北京中今律师事务所

           在我国民航机队中,现有五成左右的客机通过买卖的方式引进。虽然国内外民用航空器租赁市场持续升温,但航空器所有权交易市场,包括二手交易市场仍然活跃。尤其是在货运飞机市场,由于受到多方面因素影响,供给侧还存在较大缺口,现在基本属于卖方市场。笔者在跟进航空器转让的交易中,感受到合同双方乃至部分律师对此类合同中的某些关键法律问题,还未有清晰的认识和把握。本文尝试对航空器所有权转让合同中的主要法律问题进行分析和探讨。

 

一、 交易主体及资质

 

市场中航空器交易的标的物主要以波音(Boeing)和空客(Airbus)为主,与二者有合作关系或关联关系的公司遍布全球。律师在介入交易之后,笔者认为首先需要分析此笔交易中是否存在涉外因素。涉外因素包括交易双方是否为境外主体(里面涵盖很多点,在此不一一列举),合同签订地和履行地是否在境外,出资和担保是否存在内保外贷等情况。涉外因素的判断关系到后续可能发生的争议管辖和适用法律问题,其对交易双方潜在的争议解决影响较大,本文在这暂不展开讨论。并且,律师需要向委托人核实及查询本方和对方是否具有交易主体资质,如发现不具有主体资质的,可做出一些必要的建议,帮助委托人规避相关风险。

 

二、 合同标的物所有权

 

合同标的物可能会存在完整所有权和部分所有权问题,航空器上的重要部件所有权会有分离的情况发生,那么对航空器的完整性而言就可能存在权利瑕疵,会产生抵押权、第三方优先回购权等问题。了解航空器的所有权状况有利于律师确定合同谈判的策略,为本方尽可能多地争取合同利益,减少交易风险。并且,航空器在中国民航主管机关的权利登记与其它物权的权利登记在登记必要性和登记效力等很多方面显著不同,全面了解航空器的权利情况对于合同审查和谈判来说比较重要。

 

三、 海关监管

 

笔者参与谈判的很多标的物处于海关监管中,正在享受自贸区的税收优惠政策,而受海关监管的航空器在所有权(包括占有权)转移的实操中存在很多程序性问题,需要得到海关方面或者专业律师的提示。其中包括增值税的补缴、结转联系单的取得和原进口报关材料的提供等一系列转关或清关手续的办理,里面涉及到合同总价的确定、总价的构成、支付时间和汇率等一系列重大合同条款问题。因此,笔者认为专业律师提前介入此类交易,对交易的便捷性和安全性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四、标的物交付与风险转移

 

航空器的交付关系到风险的转移,合同双方普遍对与航空器交付相关的问题比较敏感。当航空器的所有权转移后,相应地,航空器灭失、损毁等风险转移给了受让方。在实践中,航空器销售凭证、相关文件交付和实机交付往往不是同时发生,所以存在所有权转移后航空器还未交付的情形。如何确定这一段时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常常是合同谈判中双方争执的焦点。笔者认为在争执的情况下,律师在其中的作用就凸显出来,这也是最能够体现律师的价值和谈判技巧的时候。如若是二手交易,双方往往也会对“飞机现状交付”这一概念产生不同的理解,这时候就需要律师根据委托人的意图,以英文合同等为支撑与对方解释、周旋。在交易中还涉及到交付前检查,受让方签署《技术验收证明》(《Technical Acceptance Certificate》)、《最终接收证明》(《Acceptance Certificate》)等系列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到技术条款与法律条款的结合,这时候委托人与律师的配合尤为重要。

 

五、违约责任

 

违约责任和免责条款(包括缔约过失责任条款)是合同审查和谈判中的重大问题,涉及到责任的承担和赔偿。在违约责任和免责条款的谈判上,对于交易背景的把握尤为重要。明确委托人在该笔交易中的交易地位,事先与委托人进行充分沟通,了解委托人的主要诉求与底线,向委托人提示重要法律风险,方能确定谈判的侧重点,进行风险的规避。

 

结语

 

律师的参与不仅仅是接受委托进行法律风险的控制,也是为了在对委托人尽可能有利的条件下促成交易。在诸如航空器转让的重大交易中,专业律师提前介入对委托人而言,利远远大于弊。本文仅就航空器转让中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做一个粗略地探讨,里面还有很多不周全的地方,仅供参考。如有此类交易的法律服务需求,还请咨询中今航空法团队在内的专业律师。

 

 

          本文作者


          魏蜀一    北京中今律师事务所   律师


          在加入中今律师事务所之前,执业于四川方纬律师事务所。 单独和共同代理过区域内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大利益,与当事人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代表国内公司客户与乌克兰、泰国、印度等国政府部门进行多轮谈判磋商,并多次参与客户与国内外交易对手的商务谈判。接受圆通速递、圆通航空等物流航空类知名企业委托,参与飞机引进、租赁和出售等交易结构的设置和合同的谈判、修订。接受外国律所的委托,在中国境内进行律师的调查取证工作。代理客户的涉外仲裁案件,为客户选择最佳的法律争端解决方式和争议解决地点,在新加坡、香港和北京等地进行过仲裁。曾在美国匹兹堡市州立法院家庭法庭配合法官工作,为匹兹堡市的外国国籍居民及当地低收入居民提供法律援助。曾在上市公司北京神州高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国际部任职



          声明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北京中今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任何形式之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或引用本文的任何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