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文章

遗失以普通快递形式邮寄的昂贵物品的责任承担——实例分析

2020-03-25/ 专业文章/魏蜀一/北京中今律师事务所

(一) 案情介绍

 

刘总是一位资深书画作品收藏家,近日他通过某快递公司卖给朋友的一件大师的书法作品在邮寄过程中遗失。刘总与快递公司协商不成,将快递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遗失书法作品的损失八十万。


被告快递公司在答辩状中写道,刘总是通过第三方平台下单,该平台的界面在客户下单会显示,“如需保价请联系快递公司,未保价遗失的,赔付5倍快递费用。”刘总的书法作品并未保价,所以快递公司只需要赔付快递费的5倍。


(二) 法律分析 


 (1) 赔偿数额能否以5倍快递费的赔偿标准计算


法院认为,下单时界面所显示“如需保价请联系快递公司,未保价遗失的,赔付5倍快递费用”,是为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的,属于《合同法》中的格式条款。该条款排除了寄件方的主要合同权利,显著加重了寄件方的合同风险,显著减轻了承运人的合同责任。并且,该格式条款在下单界面未以醒目的形式提请寄件方注意。所以该条款属于无效条款。


(2)遗失的书法作品价值如何确定


法院通过查看刘总与买方的微信聊天记录,老刘与其他朋友的聊天记录,结合全案证据,确定了他对该画作描述的真实性,与之前鉴定过的作品为同一作品,该作品的价值也有之前进行过鉴定的价值为证。

 

(3) 老刘要求全额赔偿的诉请是否能得到支持


现行《快递暂行条例》规定,对于未保价的快件,依照民事法律的有关规定确定赔偿责任。法院认为,“依照民事法律的有关规定确定赔偿责任”不能被理解为按照未保价快件的原价值进行赔偿。


快递公司收取快递费的主要依据是快件的重量,而不是快件的价值。如果按照快件的价值进行赔偿,快递公司将会以较小的收益承受较大的风险,有违公平原则,快递公司承担的运输风险过大。


再者,刘总和快递公司之间形成的是邮寄服务合同关系。损失的确定也应考虑到双方合同的履行收益,并且合同相对方也应预见到对方违反合同后可能给自己造成的损害,而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而此种保护措施也是以一般人的认识容易获得的,如对快件进行保价。

 

(三) 结论


法院认为,快递公司遗失了刘总邮寄的快件,无法达成合同目的,属于根本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快递公司作为承运人,未尽到审慎义务,非因不可抗力等法定免责事由遗失承运货物,存在过错。


另一方面,刘总明知邮寄之物品价值显著高于一般快件,仍未选择以保价的形式来规避风险,其自身也负一定责任。


最后法院支持了刘总的部分诉讼请求,快递公司赔偿刘总四十万元。

 

(四)律师提醒


快递格式条款免除收件方主要责任,排除寄件方主要权利,并且未采取合理方式提醒寄件方注意的,该条款属于无效条款。


快速公司收件员在收件时,应注意分辨、询问收到物品的种类和性质,提醒寄件人若邮寄昂贵物品可采取保价形式邮寄。对于已提醒而不做保价的,予以书面或其他形式的记录,证明已尽到提醒的义务。



本文作者


魏蜀一    北京中今律师事务所   律师


魏蜀一律师业务领域为航空物流法领域,涉外民商事诉讼和仲裁领域,国内普通民事及行政诉讼领域。代表国内公司客户与乌克兰、泰国、印度等国政府部门进行多轮谈判磋商。接受圆通速递、圆通航空等物流航空类企业委托,参与飞机引进、租赁和出售等交易结构的设置和合同的谈判、修订。接受某国际机场集团委托,提供机场内法律服务。接受外国律所的委托,在中国境内配合其调查取证。为高净值客户提供私人法律服务。单独和共同代理过区域内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大利益,与当事人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曾在美国匹兹堡市州立法院家庭法庭配合法官工作,为匹兹堡市的外国国籍居民及当地低收入居民提供法律援助。



声明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北京中今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任何形式之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或引用本文的任何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