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文章

合同约定“法定代表人签字并加盖公章之日起生效”,仅有法定代表人签字合同是否有效?

2020-03-03/ 专业文章/赵敏



【裁判要旨】



《保证合同》明确约定“本合同经签约双方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授权代理人签字并加盖公章或合同专用章之日起生效”。该条约定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授权代理人签字”与“加盖公章或合同专用章”系并列关系,且《保证合同》末尾部分专门设定了双方加盖公章与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栏目,说明只有在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授权代理人签字与加盖公章或合同专用章同时具备的条件下,该《保证合同》才生效。双方当事人该约定意思表示清楚,不存在歧义。因《保证合同》上郡宇公司仅有法定代表人签字而未加盖公司印章,不具备双方约定的生效条件



【案件索引】


最高人民法院 (2018)最高法民再94号民事判决书



【案情介绍】



2013年6月,兴锴悦公司向兴华街信用社申请,由于流动资金短缺,向兴华街信用社贷款2000万元整,期限一年,全部用于购买钢材。2013年9月22日,兴华街信用社与兴锴悦公司签订《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一份,约定贷款金额为2000万元,贷款用途为购买钢材,未经贷款人书面同意,借款人不得改变本合同项下贷款用途。贷款期限从2013年9月22日起至2014年9月18日止,以借据载明的日期为准。该合同双方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签字并加盖公章。


同日,兴华街信用社与郡宇公司签订《保证合同》一份,约定郡宇公司为兴锴悦公司与兴华街信用社于2013年9月22日签订的上述贷款合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金额为2000万元整。本合同经签约双方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授权代理人签字并加盖公章或合同专用章之日起生效。该合同兴华街信用社的负责人签字并加盖公章,郡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签字,未加盖郡宇公司的公章或合同专用章。


2013年9月22日,兴华街信用社出具2000万元借款借据,该借据上有兴华街信用社负责人孙朋朋的签名并加盖兴华街信用社公章、负责人的名章,有兴锴悦公司法定代表人佟艳洁的签名并加盖公司的公章、财务专用章及法定代表人的名章,有郡宇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签名并加盖名章。同日,兴锴悦公司与兴华街信用社签订委托支付协议,兴华街信用社将该笔贷款划至兴锴悦公司的账户,当日又将该笔贷款2000万元划付到鸿鑫源公司的账户中。现该笔借款期限已到,兴锴悦公司仍未还清该借款及利息。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


驳回兴华街信用社要求郡宇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案件诉讼费用147900元(含保全费5000元),由兴锴悦公司负担。


二审法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面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此条款是法律规范性要求而非强制性规定。本案中郡宇公司虽然在担保合同中签字,但是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担保合同仅是成立,而双方担保合同中明确约定在合同上签字并盖章为合同生效条件,即签字和盖章行为必须同时满足约定要件担保合同生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约定优于法定”的原则,约定的生效条件未实现合同不生效。因此,本案诉争的担保合同生效要件未成立不能认定担保合同有效。另涉案贷款发放后,借款人未按借款合同约定,擅自改变借款用途,将贷款偿还了其关联公司在太原市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另一笔贷款,其行为是对主合同内容的根本性变更,亦违背了保证人的意志。贷款人在贷款发放前后,未尽到严格审查和监控监督的义务,导致贷款违规发放并归还旧贷,改变了借款用途。故一审法院判定郡宇公司在本案中对兴锴悦公司的借款不承担保证责任并无不妥,予以支持。


最高院再审:


2013年9月22日兴华街信用社与郡宇公司签订的《保证合同》明确约定“本合同经签约双方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授权代理人签字并加盖公章或合同专用章之日起生效”。该条约定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授权代理人签字”与“加盖公章或合同专用章”系并列关系,且《保证合同》末尾部分专门设定了双方加盖公章与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栏目,说明只有在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授权代理人签字与加盖公章或合同专用章同时具备的条件下,该《保证合同》才生效。双方当事人该约定意思表示清楚,不存在歧义。因《保证合同》上郡宇公司仅有法定代表人签字而未加盖公司印章,不具备双方约定的生效条件,二审法院认定《保证合同》生效要件未成立并无不当。《保证合同》因不符合合同约定的生效条件而未生效,兴华街信用社依据《保证合同》主张郡宇公司承担保证责任依据不足。